客服热线:400-66-96592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金融信息
央行数字货币对中小银行的挑战
2021年05月19日 

数字货币具有低成本、高效率、安全可控的特点,有助于降低银行业经营成本、提高货币流通的便捷性、增强金融体系运转的安全性,是基础货币的有效补充。尤其是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的中小银行,要凭借自身网点下沉,使客户更为基层化,更好地明确自身使命和发挥自身优势。

金融科技实力方面。按照数字货币的二元体系设计,央行作为发钞行只负责数字货币的顶层设计。而商业银行需要在顶层设计之下,建立起符合运行条件的数字货币账户和钱包系统,用于承载数字货币的商业化流通和与央行数字货币系统的对接。因此央行数字货币的应用和推广基于必要的IT系统和金融科技实力,而中小银行整体的现有IT技术和金融科技的投入和实力都远远落后于大型银行,势必在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广和应用中处于劣势地位。同时,如果在路径选择上,中小银行基于商业性价比和成熟度选择第三方金融科技企业建立数字货币核心系统,则其将缺少与其他商业银行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无法满足自身的差异化需求,缺少对核心系统的掌控力等;而选择独立研发则对中小银行的金融科技人才、队伍建设和研发资金产生较大压力。

银行数字化进程方面。银行业在加快数字化转型,但是整体的进度有差别且策略也不同。大行和股份制银行资金投入较大,通过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独立发展金融科技,银行数字化进程的推进非常顺利,速度和成效也都非常显著。如2020年招商银行在金融科技的投入为119亿元,占营收的4.45%,其他大行的金融科技投入占营收的比重也都在3%以上。据麦肯锡调研结果显示,国际领先银行将税前利润的17%~20%投入到金融科技。大中型银行对于金融科技的大幅高额投入将强化其金融科技的领先地位和对中小银行金融科技的降维打击。而反观中小银行,其整体数字化转型资金因体量原因投入不足,大多采取跟随策略,数字化进程缓慢、成效非常不显著。在金融科技持续投入无法产生商业可持续的经济效益、无法落地客户认可的金融产品、无法建立切实可行的风控管理体系的情况下,当中小银行在数字化方面的落差较大时,其在央行数字货币方面的应用范围和应用深度将受到限制。

人才队伍和专业性方面。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技术人员占员工总数的比重在持续提高。如目前浦发银行的技术人员约为5000人,占全体员工的7%,浦发银行计划未来5年内将技术人员增至1万人,占全体员工的比重将达20%。而中小城商行区域特点鲜明,可能存在地域限制因素使得金融科技人才的招募存在较大困难,造成金融科技人才不足,同时银行体制可能存在僵化和市场化程度不足的问题,薪酬体系无法与互联网机构相提并论,造成高端人才匮乏,从而导致金融科技团队欠缺专业性,整体将对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的创新和应用带来一定的限制和约束。

零售业务发展方面。我们预计央行数字货币将首先在零售业务领域推广,重点是面对C端客群,数字货币想要在与当前主流的第三方支付、POS机和先进支付体系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必须要有便捷的支付方式和广阔的支付场景。其中,便捷的支付方式可以通过顶层设计解决;而广阔的支付场景,除了在监管的支持下,银行也需要建立自身的零售客群优势和场景搭建能力。但是,中小银行自身在零售端的优势相对不足,零售客群数量积累不足,零售场景的应用区域和应用深度较弱,零售产品的综合化程度、便捷性以及与客户需求的匹配度均可能存在不足。这也将约束中小银行央行数字货币业务的规模和发展前景。

诸暨联合村镇银行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1907号 地址: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 传真:0575-87633958

客服热线:400-66-96592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